追蹤
一道彩虹經濟
關於部落格
紅橙黃綠藍紫
  • 11596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與美國光頭gay的性邂逅

有時候電腦科技的進步與生活空間的轉移,確實也與自己追尋認同過程有密切關連。

1996年,視窗95才剛問世,我就迫不及待上網交友。當年的網路交友型態比起現在的確陽春,只是一些個人資料、聯絡方式(當時還沒有手機)與心情故事,但受限於當時電腦容量,絕不會有照片,通常只能想像對方的樣子。

我也不免俗的在網路認識幾個不同類型的朋友,但不是很滿意的經歷。也許是因為知識背景或工作環境差異過大,以及自己交友經驗不是很豐富,所以與對方交談往往有時陷入苦無話題的窘境。

直到1998年到美國唸書,才覺得身體與心理完全解放,雖說人到了陌生的異國,總有不確定感,但正因為暫時失去原有的人際關係,在適應新環境的同時,自己也獲得嶄新的視野與開放。

因為就讀的學校離紐約只有一小時車程,閒逛週末的紐約自然成為我抒解壓力的重要方式,而知名的同志區克里斯多夫街當然成為我的探索首選,包括同志書店、同志情趣商店、同志酒吧、同志DVD出租店,因為10年前台灣沒有這樣的地區。

就在我享受空間認同時,一位美國的光頭gay向我搭訕,也許他一看我就知道是手持傻瓜相機的觀客(當時還沒有數位相機呢)。他問我:「Are you gay?」我真想回答:「I am lesbian!」後來我說:「I am not sure!」給他多一份遐想空間!事後我猜想那位美國光頭gay或許喜歡亞洲男生吧!應該就是所謂的rice queen。

很多台灣異性戀男生常埋怨出國交不到外國女友,然後受到台灣女生的嘲諷,甚至自怨自艾為何沒有外國女生喜歡我。

這當然除了語言能力與對於性別的想法外,還包括了歐美男性對於亞洲女性的看法,種族加上性別,讓多數台灣異性戀男生沒有他們的位置。而在同志圈,亞洲男同志有時反而會受到青睞──如果真的遇到rice queen的話。

那位美國光頭gay的頭型真的很好看,從側面望去宛如一個電燈泡,如此的異國情調,難免讓人意亂情迷。他說他可以帶我在這同志區看看,我索性就跟著他。其間,他問我要不要到他的住處,我當下拒絕。

不過,因為我第一次來這同志區朝聖,實在很興奮,就忘了原本的初衷,光頭gay竟帶我到他的處住,我也不知不覺跟了進去。待門關上後,我就一直站在門口,環顧美國gay的居住空間,是間小套房。

因為是冬天,我穿著一件超厚重雪衣,他要我把雪衣脫掉。我當下直覺反應對他說:「我忘了還跟朋友約在地鐵站呢!我必需先走了,時間要到了。」於是,我幾乎有點奪門而出,他也好心跟我說往地鐵的方向,但是臉上似乎有些不悅的表情。

當晚回到宿舍,我把身上的衣服與包包全都丟到洗衣機清洗,再到克里斯多夫街已是一年之後。

我知道那位光頭gay很可能想要跟我上床,但我拒絕了,因為那不是我的原意。不過,我也不會因此覺得男同志都很淫亂濫交,隨處釣人隨處做愛。

日後讀了一些同志文化的書籍與選修一些同志課程,那的確是美國同志社群生活的一部份,也許每個人對於性的尺度不一,但自己也逐漸找到真正的認同核心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