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一道彩虹經濟
關於部落格
紅橙黃綠藍紫
  • 11603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輔導長同志


因為任教於國防醫學院教授的介紹,軍中莒光日我與同志諮詢熱線一群工作人員與義工,前往政戰學校開講同志議題,對象是80多位的現役輔導長。


這是我第一次面對現役軍官演講。目前性別平等教育法只能規範教育部所管轄的各級學校,但軍校隸屬於國防部,似乎沒有有效管道進入推動性別平等教育。


我們認為,面對軍官也許可以有更多的思考與對話,輔導長的工作性質比連、營長更可以深入阿兵哥的生活細節部分,從適應部隊到感情生活,都可以是輔導長的任務之一。


演講第一階段,我們透過社會事件與影片,著重在性別特質與性傾向基本概念與認識,同時間我們也收到事先設計的「當同志遇上輔導長」問卷,關於同性戀會聯想到的電影、人名、形容詞,中外歷史上著名的女性軍人,以及從小到大認識幾個同性戀等等。我們所獲得的答案不出我們的想像,於是重點就放在第二階段的同志議題分組討論。


我分配的一組是14人(其中一位是女性),多半是七年級的輔導長。在與他們對話時,我的大腦思緒暫時回到11年前當兵的場景,回想當時我跟輔導長的互動,以及輔導長都在做什麼?對照現在可以面對一群輔導長談同志議題,軍中還是有點進步,但速度慢了點。


不過,對話之間還是有刻板印象出現,這就是焦點團體的好處。一開始有輔導長說,某些同志穿著太過緊身或者超短的熱褲,似乎刻意炫耀,或者對於男同志比較無法接受,他不知道男同志行為為何要如此?


雖然多數輔導長都覺得,他/她現在可以接受同志阿兵哥,因為有些輔導長的確有同志阿兵哥,但認為不必刻意放大對待,況且現在有些阿兵哥不一定是同志也會中性打扮,在在挑戰他們對於中性特質的接受度。或者較女性化的阿兵哥,因為無法在別人面前脫衣服裸露,要求獨立的浴室洗澡,而提到營區的硬體設備是否現代化與人性化。


然而,我比較在意的是,許多輔導長多半多是在連上有同志阿兵哥才開始接觸這議題,因為阿兵哥就得加強輔導知能,但又得在回報上級長官與維護阿兵哥隱私間選擇最佳的作法,更重要的是要不要告知家長呢?


不過,許多輔導長都覺得既使自己可以接受同志,甚至也想做點性別教育,但是部隊制度才是根本必須要解決的,自己至多以輔導長位置來協助同志阿兵哥,而連、營長普遍說來接受度比較低,他們又是部隊主官。於是,輔導長都建議我們應該到三軍官校開講!


老實說,我對於軍官接受程度還是採取保留態度,因為阿兵哥之間的私生活,或許是許多軍官看不見的。老兵欺負新兵,如果每一個很娘的新兵可以如長官所說,成為大家消遣與呵護的對象,那就天下太平了!


以上只是很初步的想法,也許還有待日後持續的深入部隊與細緻的研究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